返回第七百九十七章 吞天宝卷  二十四小尸首页

关灯护眼    字体: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

这人为中年形貌,生的面目冷峻,身形修健精壮,一身玄光衍化的古袍罩在身上。

最异处在于他的肌肤,就像是刚被仙辉化水洗过般,透出异样且慑人的莹润光泽,但其肤色过于白皙,没有点滴血色,破坏了其面貌气度中的威严,使他看起来有些过于阴柔,给人一种冷森森的观感。

此人一双眼睛芒光闪闪,自有一股逼人心魄的气度,甫一出现,即蓄起冷笑,眼内闪过一丝刻骨仇恨,盯着重伤垂死的四阴教主,道:

“本人当初死于你手,却以道宝护持轮回生机不灭,历尽岁月流逝得以复生,四阴教主你今日被我催动轮回法环袭中,死的并不冤,因为你这许多年来,法能几无寸进,现今竟不是一个后生小子的对手,真是可笑之至。”

这人说话时,将目光向祝九扫来,闪过一丝嘲弄神色,显是并不将祝九看在眼里。

祝九初见这人现身时,亦是心下‘突突’跳动,认出此人正是不久前从鬼国内神秘失踪的仙尸。

按照曾在时空古寺内,回溯时间的画面所见,鬼国内的仙尸遗骸,在万古以前,被四阴教主斩杀过一次,立经漫长时间的复活过程,终在鬼国于血海大世界下,吸收仙魔真血进化的时候,仙尸遗骸也随之得到某种好处,因而成功复活出世,此时前来偷袭四阴教主,令其重伤垂死。

从这仙尸复生的中年男子的口吻中,一听就知,当年他败于四阴教主之手,是有意为之。

由此可知这人的厉害,为了某一图谋,竟甘心将己身置于近乎死去的状态里。立经岁月流逝才最终得以复活,而直至复活后,其也是耐性奇好。悄然隐藏,一击袭杀四阴教主。这份隐忍,端是让人惊怖。

祝九自问,若易地而处,亦无法做到。

这曾经的仙尸,现今的中年男子一开口,祝九从其声音中,立即辨识出当初潜入深渊,斩杀阎离天的人。就是此君。

祝九眸光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杀机,并不出言,安然静立一旁,先听眼前这二人的对答。

四阴教主见到当年的宿敌,亦是显得非常吃惊,但他总归是枭霸之才,转念间便收敛了惊讶,他受到致命一击,此时已有些站立不稳,索性就在虚空中跌坐下来。目中依旧神芒汇聚,凝而不散,罩向对手。低语道:

“这么说当年古邪言你假死于我手,蛰伏在这三千世界中,利用漫长的复活时间,来吸收此方寰宇的气机,譬能在苏醒过来后,和这三千世界的道则融为一体,相互间毫不排斥。嘿!真是好耐性,古邪言你的图谋比本人更加彻底。好!好!好!”

四阴教主连说三声好,语气中却挟带着滔天恨意。和古邪言芒光灼灼的眸子互相对视,分毫不让。

祝九也是心中惊凛。暗忖这仙尸复活的古邪言,甘愿处于不生不死的状态。蛰伏隐忍无尽岁月的心性,确是沉狠坚凝到极点。

这时,四阴教主狭长阴沉的面上,闪过一丝异样的潮红,显是生命之火已燃烧到尽头,回光返照,离死不远。

古邪言笑吟吟看着眼前大敌,似乎亲见四阴教主慢慢死去,乃是世上最快意之事。

四阴教主似也认识到自己行之将死,语速明显变快,又道:

“你拼着动用轮回道环,要一击镇杀我,岂非将在短期内失去再催动道环的能力,而且法力亦消耗巨大,虽然可以如愿杀我,但你就不怕我死后,自己败在那叫祝九的小子手里,所有图谋俱皆成空。”

祝九立在心中暗骂一声,四阴教主显是非常不甘心惨败而亡,临死前还要挑唆一番。

若祝九和古邪言杀战起来,不论哪一方败亡,都将是四阴教主所乐见。

古邪言道:“真是笑话,这祝九虽然不凡,但你以为我会和你一样不成?一个帝境修者,在本仙手里,能翻出什么花样?”

又语挟恨意的道:“我还可以告诉你,本人拜你所赐,在不生不死间,度过了无尽岁月,却也不是一无所得,我在百年前重新苏醒了全部意识,立即感应到,通过这次生死间的锤炼,己身和我所掌持的轮回道环更加匹合,已能多次催动轮回环,这小子纵使法能连天,但没有大道灵宝,怎可能是我的对手,这么说你可以安心去死了吗?”

四阴教主果然面色微变,显是古邪言所说,能多次催动轮回道环,对他冲击很大。

祝九心下也在暗暗戒备,这古邪言所说的大道灵宝,显然是还要超跃不朽之器的惊天宝物,一旦发动,实是不易应对。

超越不朽器物的大道灵宝,祝九不是没有,到了今时今日,他已经可以肯定,照尸镜必是超越了不朽级数的至宝。

但照尸镜这货又和上次一样,在那四阴教的总坛空间显现出来时,立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古邪言对四阴教主冷笑一声,再道:

“你以为我不知你是在利用说话,拖延时间,实则是想强自催动你那和这三千世界互相牵制,已经无法绽放威能的吞天宝卷降下杀机,垂死反扑本仙吗?而且......”

‘轰!’

古邪言故意露出要继续说下去的假象,实则却突然出手,毫无征兆间拍向四阴教主。

但四阴教主似也早有准备,在同一刻动手。

他催动的,正是古邪言口中所说的吞天宝卷,也就是自四阴教主和祝九开战以来,悬于古战域天外的那处磅礴无比的四阴教总坛空间。

这叫做吞天宝卷的四阴教总坛空间内,乍然冲下一道混沌光柱,向古邪言投射而来。

这道混沌光柱,有着无可匹敌的浩能,始一降下,古邪言就满面凝重。甚至有一丝骇色,立即放弃继续攻袭四阴教主,身形化虚消失。原处显化出一个古铜道环,将攻击之势。系数吞入道环内。

纵便如此,在吞天宝卷的混沌光柱投射下来后,古邪言还是被逼出了身形,开口连续吐血。

可惜那混沌光柱一现即隐,未能持续降下,否则古邪言不需多久,必死于此混沌光柱照射下。

这时四阴教主,虚弱至极的道:

“古邪言。你野心不小,袭杀于我无非是想谋夺吞天宝卷,但我告诉你,吞天宝卷纵便正和这三千寰宇世界相互牵制,道能大降,但若是没有同级数道宝镇压,休想能将其炼化,你的轮回道环,毕竟差了一阶,你想有所得。痴心妄想......”

其话音未落,已因为勉力催动吞天宝卷,耗干了最后一丝生机。在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后,生机俱灭,身体龟裂,炸散成虚无。

这纵横诸天世界的真仙霸主,就如此神魂解裂而死。

祝九心知古邪言的下一目标必是自己,此刻再不动手,更待何时,当即速如闪电般,自额上祭出一座阴司道塔。塔周边绕转着无可计数的神文,在眉心徐徐旋转。吞吐欲出。

实际上,对古邪言的出现。祝九并不如何惊讶,甚至可以说早有所料,自深渊遇袭,阎离天被杀时,祝九就已知道,有一个真仙层级的可怕大敌,隐于暗处,又怎会没有防备?

现时更是已然证实,斩杀阎离天的,就是古邪言。

其闯入深渊太上长老隐居之地的目的,祝九却至今思索未明。

就在祝九祭出阴司道塔,即将和古邪言全力开战的前一瞬,祝九的识海中,陡然绽放出睥睨诸天的光流。

神秘消失的照尸镜,突又重新出现,而且是多年以来,首次露出攻击能力。

这一刻,祝九清晰感觉到,己身的所有法力,包括座下妖尸的力量,都被照尸镜抽取,融合在一起,最终从祝九额头,同时投放出两道璀璨盛亮的镜芒,耀天照地。

这两道镜光,实有绝盛万物的威能与明艳,无人能够直视和准确形容其灿烂程度。

‘哧!’

其中一道镜光一闪,洒照向古邪言,其面色倏变,喝道:“你怎么可能有大道灵宝.......”

祝九哂然截断道:“你和四阴教主都各有宝物,本人为何不能有大道灵宝?”

祝九话音未落,古邪言已被照尸镜的光芒罩住,面上惊骇欲死,却是连说话也有所不能,迅速被融化,最终失去一切存在痕迹。

照尸镜的光芒中,存有一股斩断过去未来的神话道能,古邪言被镜光抹杀,那就是真的死去,再无复活机会。

古邪言死后,原处只剩下一枚古铜色道环,就是他先前偷袭四阴教主的宝物,被照尸镜的光芒罩住,不断嗡震,却是动弹不得,反被收入了镜内。

照尸镜的另一道光芒,却是直飙古战域天外,照压在那四阴教主临死之际,催动的四阴教总坛所在空间,也就是吞天宝卷上。

祝九清晰的感应到,这第二道镜光才是照尸镜的本身威能,先前灭杀古邪言的镜光,则是宝镜集结了祝九本身的法力和他座下妖尸的综合力量,融浑而成的一股杀伤力无限的光流,非是宝镜本身的道能。

这时照尸镜表面,正明灭诞生出一行古老的字迹:

“吞天宝卷,自进入此方三千寰宇后,就和寰宇神箓相互牵制,神能锐减,终给本镜捉住机会,定住其本源,大事可期!祝九你成仙的机会快来了,其他的事情待此间事了,本镜详细给你解释,你先将这三千寰宇的气机补全。”

祝九微愕,正待询问,如何补全三千世界的气机时。

那被照尸镜定住,悬于古战域天外,无量浩瀚的吞天宝卷内,已开始涌现惊人变化。

(弃、玩偶,打赏,午后之光,点赞,多谢!下章在傍晚。)(未完待续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